女兵方队高清大图来了 这排面超赞(组图)

记者 郑菁菁 

成都会议结束后,1958年4月1日至9日,毛泽东到武汉召集华东和中南一些省委书记开会,让他们了解成都会议情况,同时听取关于“苦战三年”的打算。在4月1日听取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汇报一年实现绿化时,毛泽东问:“你们怎么能一年实现绿化?”劝他把指标修改一下,规划调整一下。吴芝圃同意不提一年实现绿化、消灭四害,但还是坚持一年实现“四五八”。[ 参见《毛泽东传(1949—1976)》(上),第808页。]4月2日听取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汇报水利问题时说:“你们能三年改变面貌很好,但是我表示怀疑,多搞几年也不要紧,……不要过早宣布水利化,要留有余地。宣布完成水利化、绿化、‘四无’是危险的,只能宣布基本完成。”[《毛泽东传(1949—1976)》(上),第808页。]4月3日听取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汇报时又说:“说苦战三年就水利化了,我是怀疑的。三年基本改变面貌,我看只能初步改变。《人民日报》不要随便轻易宣布什么‘化’”;并严肃指出:“粮食到手,树木到眼(看得见),才能算数。要比措施,比实绩。”[《毛泽东传(1949—1976)》(上),第808—809页。]4月5日听取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汇报,针对浮夸作风提出:“要搞具体措施。要看结果,吹牛不算。不要浮而不深,粗而不细,华而不实。”[ 毛泽东在武汉会议听取周小舟汇报时的谈话记录,1958年4月5日。]4月9日听取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汇报,严肃批评了造假现象:“我们对各项工作、各种典型,要好好检查,核对清楚,有的是假博士、假教授、假交心、假高产、假跃进、假报告。”[ 毛泽东在武汉会议听取杨尚奎汇报时的谈话记录,1958年4月9日。]4月11日,武汉会议结束后,毛泽东又找中央办公厅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田家英和新华社社长兼《人民日报》总编辑吴冷西专门谈了宣传问题:近来报纸的宣传反映实际不够,有不实之处,如指标、计划讲得过头了。要调整一下,压缩空气。报纸宣传要慎重,一个“化”,一个“无”,不要随便宣传已经实现了。即使是讲订规划、提口号,也要留有余地,在时间和空间上说得活一点。并再次强调:宣传要搞深入、踏实、细致。不能只讲多快,不讲好省。[ 参见吴冷西:《忆毛主席——我亲身经历的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片断》,新华出版社1995年版.第70—71页。]关于“苦战三年”,毛泽东在1958年10月2日会见外宾时曾说:“我那时候怀疑这个口号,我说是不是可以改为苦战三年初步改变农村面貌,他们都不赞成,他们提出一些材料,拿出一些图表给我证明。这些地方同志,他们大部分也都是中央委员就是了,省委书记,他们说还是基本改变。……但是我这个怀疑还没有去掉,还有点右派尾巴。”[ 毛泽东会见保加利亚等六个国家代表团的谈话记录,1958年10月2日。]曝王宝强女友生子

?贵州山和水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何顺峰与胡继承看法一致,“虽然这些古茶树保存较为完好,但我们仍然能看到有当地百姓在山上烧火,或者在山下建房挖掉一些,这些都是对古茶树的破坏。”何顺峰看到这样的场景尤为痛心,“古茶树是珍贵稀缺的,作为企业来说当然是非常宝贵的资源,但是资源也是有限的,只有好好地保护,形成可持续的开发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”女子灌肠肠道穿孔

这一点上,简单的故事来说,我小时候二年级,赶上文革,就是一本语录,什么都没有了。我妈妈在全国工商联,她是军工商杂志的编辑,他们工商联有点像这屋似的,也是古香古色的,图书馆,偷书给我。二年级开始,还懵懵懂懂不太认字的时候有看到了很多书,四个小伙伴分人看,图格列夫的看完了,看巴尔扎克的,巴尔扎克的看完了看德莱塞的,看高尔基的,左拉的,一个个作家我们叫吃,叫消灭,所以那个过程积累,我今天后来就想,我今天还在站在讲坛上,站在学校的管理岗位上,我底儿很潮,我都不是地下通道唱出来的,我是地下沟里唱出来的,为什么呢?因为我是半路出家学的英语,我是最后进修学的管理,我的老师们都是什么?都是研究生,还有博士,都是大本以上,都比我棒,我就回想,一个是老师们对我的一番帮助和尊重,上级教委能够对我这样的培养,同仁对我的一种关爱,但同时也有一种情况,我体会,就是小时候读书让我还能够思想中充实了一些东西,能够养成一种善于思考的品性,这个过程就形成了每一个人做事的一种风格。高以翔一集15万

“县”作为中国行政框架中的基本单位,始终是衡量社会和谐与善治状态的一个显著标杆:低于县的层级(乡、镇)并不具备全面的治理功能;而高于县的层级(地级市、省)则距离民众较远,幅员更广,治理功能基本上是县一级的放大。具荷拉家中身亡

中国人把过春节叫做“过大年”。人们期待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,一家老少欢聚一堂,共享天伦之乐。尤其对许多基层官兵来说,常年远离家人,夫妻两地分居,在节假日思乡恋家的愿望更为强烈。范冰冰美杜莎发型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